当前位置:全球最大正规网赌 > 十大正规网投平台 >
马德兴:卡塔尔参加欧洲区世预赛给中国足球的启示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0-12-19 09:15

  跨越

  一夜醒来,突然发现足球世界又“变天”了!就在北京时间今天(9日)凌晨,欧洲足联在正式公布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欧洲区赛程的同时,宣布:卡塔尔队将参加欧洲区第一小组的比赛。这一看上去“很不可思议”的情况,突然让笔者感慨万千,这何尝不是中国足球所期望的?卡塔尔队作为一个亚洲国家的足球队,居然跨洲参加欧洲区的预选赛,这何尝不是另类“脱亚入欧”?而这种创造性的“跨越式”发展之路,恰恰又是在中国足球引起广泛非议且饱受磨难的。但某种程度上,如果能够认真研究卡塔尔足球发展之路,不仅仅对中国足球的发展、更对中国未来主办世界杯提供了一个可借鉴、可学习之路。

  ①

  卡塔尔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10年多前,当卡塔尔正式提出申办2022年世界杯赛时,全世界所有人几乎都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一个连世界杯赛都未能参加过的海湾小国,何以能够主办世界杯赛?如果真的主办了世界杯,那个时候国家队不是去丢人吗?而这大概也是现在的N多国人的一种心态:因为中国男足的水平实在太差,如果主办世界杯赛的话,作为东道主的中国队何以去与世界诸强对抗?不明摆着就是要在家门口“丢人现眼”吗?实际上,国内众多官员至今依然持有这种心态,而这也是在很大程度上中国至今尚未有过申办世界杯赛的任何实质性行动,尽管民间希望主办世界杯赛的热情正在不断日益高涨。

  但卡塔尔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下,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而且,就是在10年前的12月1日,国际足联在苏黎世宣布卡塔尔获得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作为历史的见证者,笔者曾在现场亲眼目睹了卡塔尔拿下这届世界杯主办权的全过程。 

  当然,笔者也不想去多谈过去这些年来西方社会以及西方媒体围绕着卡塔尔申办过程中是否存在着舞弊行为的情况。而且,不管西方社会这些年来如何折腾,有一点是确信无疑的,即卡塔尔在拿到了世界杯主办权之后,始终坚定一个信念,即一定要把2022年世界杯赛办成一届“独一无二”、“超越历史”的世界杯赛。有关筹备工作、组织工作,也就无需赘言了。看看近期正在多哈进行的2020亚冠联赛东亚大区比赛各参赛队教练、球员以及随队工作人员的各种感慨,其实就已经知道卡塔尔的筹备工作究竟如何了。 

  更为重要的是,卡塔尔足协在如何努力提高卡塔尔国家队水平方面这些年来所做的大量工作以及付出的心血,恐怕并不为人所知。这个过程中,除了已经为中国球迷所熟悉与了解的卡塔尔精英学院之外,其实还有更为详细的一整套方案与计划。过去10年来,卡塔尔足协始终在按照最初拟定的这个计划步步为营,直至如今的全新“脱欧入亚”计划。

  ②

  “归化政策”背后的“希望计划”

  或许,中国球迷依然还在为卡塔尔国家队中曾启用过众多“归化球员”而耿耿于怀。因为回想起1997年十强赛以及2010年南非世界杯预选赛,中国男足国家队与卡塔尔队同组争夺小组出线权时,当时卡塔尔队中就有众多来自巴西、乌拉圭以及非洲的归化球员,国内媒体甚至直接称卡塔尔为“雇佣军团”、一帮由“雇佣兵”组成的“散兵游勇”。 

  这期间,笔者还曾亲历了著名的“埃莫森事件”,即揭发了这名巴西球员根本不具备代表卡塔尔国家队参赛的资格。当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10多年之后,国内N多人如今用卡塔尔的例子来为中国男足国家队启用归化球员进行辩护,或是当成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

  实际上,卡塔尔足协启用“归化政策”,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卡塔尔整个国家才拥有30多万人口,足球人才资源有限。但卡塔尔把主办世界杯当做是国家发展战略,在拟定“卡塔尔远景2030”规划时就已经将其列入其中。恰恰是因为国家层面的这种策略,才有了当时的亚足联主席哈曼不顾一切地帮助卡塔尔在2010年拿下了2022世界杯主办权。 

  与此同时,卡塔尔足协也开始全面发展本国的足球事业,特别是“卡塔尔精英学院”于2003年开始全面兴建,并从2006年开始推出了“The Aspire Academy Football Dream(精英学院足球梦想)”计划,聘请清一色的欧洲高水平青训专家进行选材,从青少年球员抓起,目标就是为2022年主办世界杯赛培养出一批可以与世界抗衡的优秀球员。像如今卡塔尔国家队中的阿费夫、莫伊兹等代表性的95年龄段球员,就是精英学院中培养出来的第一批本土精英球员。而现在的卡塔尔国家队主教练、西班牙人桑切斯就是当时精英学院中的一名教练,从2010年起正式开始接手这个年龄段的队伍。

  但是,这个“The Aspire Academy Football Dream(精英学院足球梦想)”计划仅仅只是一个大概念,在这个大概念、大方案中还有诸多小的具体而细化的小方案。譬如,至2012年,精英学院又推出了一个名为“H.O.P.E Project(希望计划)”。所谓的“希望计划”其实是一个海外留洋培训计划,就是让这些95年龄段的球员分散前往欧洲多个职业俱乐部的梯队中去,跟随这些欧洲职业俱乐部的同龄球员进行训练、比赛。同时,每个月都集中一次,整队参加热身比赛。笔者也曾为此在2014年5月份的土伦杯赛期间,采访并详细了解过卡塔尔的这种“留洋模式”。 

  当时,让笔者颇为感慨的是:卡塔尔精英学院与卡塔尔足协的这种留洋模式从2012年开始拟定、2013年开始全面实施,某种程度上,卡塔尔足协是学习了中国足协的做法。中国足协在韦迪时代于2011年底起开始启动“留葡希望队项目”,与葡萄牙方面合作、将40多名小球员送往葡萄牙培训,其实是同一性质、采用的同一方式。当时,40多名球员分散在葡萄牙8家俱乐部,平时跟随俱乐部球队训练,至周末再集中、由葡方总教练卡洛斯指挥参加热身赛。如果有所区别的话,就是卡塔尔的合作方遍及欧洲,中国只是局限于葡萄牙。但卡塔尔在资金方面的投入是中国足协根本就无法相比的。

  2014年11月份的缅甸U19亚青赛上,当中国95年龄段国青队以2比4输给卡塔尔国青队、无缘世青赛时,国内又是一片哗然。但是,95年龄段国青队是这些年来最接近世青赛的一批球员,像最早进入里皮所执教的国家队的邓涵文、何超、姚均晟、刘洋以及国内公认的这个年龄段代表性球员韦世豪等,全部都是留葡归来的球员。可是,国内足坛的各种利益纠纷,将韦迪时代的这个项目贬低得“一无是处”,最终也就不了了之。

  当我们在感慨和羡慕卡塔尔这批95年龄段球员已经在卡塔尔国家队挑起大梁之时,笔者不得不说的是:不是中国足球人不想干事、干不成事,而是受到了各种桎梏太多,再加上各种利益交织在一起,最终的结果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中国足球人想做成一件事,所面临的各种情况远比卡塔尔更复杂。

  也恰恰是因为卡塔尔95年龄段开始初露锋芒,卡塔尔在2016年就做出了终止“归化政策”的决定,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耗资巨大,在归化球员身上投入的资金成本甚高;二则是牺牲了本土球员的利益。所以,尽管在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12强赛期间,卡塔尔队依然可以进一步加大归化力度、争取冲击俄罗斯世界杯,但在希望不大的情况下,卡塔尔足协还是决定提前让桑切斯接班、出任国家队主教练,并开始大量启用95年龄段球员,像阿费夫、莫伊兹等这样的球员,便出现在与里皮所执教的中国队的世预赛最后一场比赛之中,于是也就是出现了38岁的郑智不得不对22岁的阿费夫犯规而被红牌罚下的那一幕。 

  至2019年1月份在阿联酋进行的亚洲杯赛上,卡塔尔队以95年龄段球员为主,历史性地捧得亚洲杯,宣告卡塔尔足球正式成为亚洲足坛的劲旅之一。可以说,卡塔尔在拿到世界杯主办权之后,在如何培养自己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球员和国家队方面已经取得了又一阶段性的标志性成果。

  ③

  卡塔尔国家队整队“留洋”计划

  如果说卡塔尔国家队作为2022年世界杯赛的东道主,参加2022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40强赛是“开创先河”,因为世界杯东道主从来都未曾参加过预选赛,是受制于亚足联的相关规定,即亚足联将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第二阶段40强赛与2023年亚洲杯预选赛第一阶段比赛“合二为一”,获得40强赛八个小组第一以及四个成绩最好的第二名共12支球队将直接获得2023年亚洲杯入场券,卡塔尔队参赛的目的是为了拿到2023年在中国主办的亚洲杯入场券。

  而这次,欧足联宣布卡塔尔队将参加从今年下半年开始的世界杯预选赛欧洲区比赛,则更是开创性之举,不仅仅是作为亚洲球队跨洲参加欧洲区的比赛,更重要的是,此举某种程度上是卡塔尔足球“留洋”之路的一种延续与全新拓展。

  当卡塔尔这批球员从青年时代开始就在欧洲职业俱乐部接受熏陶时,当时执行的是“希望计划”中的内容。但当球员变成职业球员之后,想要加入到欧洲顶尖职业俱乐部,恐怕就个体而言面临着各种限制,譬如最直接的“欧盟”与“非欧盟”球员的限制,而且前往欧洲效力还面临着队内的激烈竞争。像阿费夫、莫伊兹等球员之前曾在比利时、西班牙等国的职业俱乐部效力过,所获得的出场机会并不算很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整队参赛,经受锻炼的就不只是个别球员,而是整个队伍,而且整队的技战术磨合问题也能够得到解决。

  作为世界杯赛的东道主卡塔尔队无需参加预选赛,因而,现任卡塔尔足协技术总监、也是兼任卡塔尔精英学院技术总监的布拉沃就构思设想了“整队参赛”的方案与计划。一方面,因为卡塔尔队无需参加预选赛,平时只能利用国际足联指定的国家队比赛窗口安排一些热身赛,但热身赛的效果未必像参加预选赛这种性质的比赛效果更好。另一方面,作为一国的国家队,比赛的对手也应该是国家队、而非俱乐部球队。

  而之所以选择参加欧洲区的比赛,一方面是卡塔尔国家队为准备2022年世界杯赛,去年已经跨洲代表亚洲参加了美洲杯赛。而在2021年6月份,卡塔尔队将继续参加美洲杯赛,随后将在7月份参加中北美洲及加勒比地区金杯赛。这就意味着:卡塔尔国家队与美洲球队已经有足够的交流。但相比之下,过去三年来,卡塔尔队仅仅只是在欧洲与欧洲球队有过一次交锋,即2018年11月份在比利时与冰岛队有过交手。显然,与欧洲球队之间的交流机会太少。于是,参加欧洲区的预选赛,显然可以让这批球员有更多的比赛经验。而未来世界杯赛上,作为东道主球队,卡塔尔队再遭遇任何对手,恐怕也就“心中有谱”。

  当然,不得不说的是,在卡塔尔队跨洲参赛的问题上,亚足联在其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当初,亚足联与南美足联、中北美洲及俱乐部足联签署合作协议时,都有过跨洲邀请队伍参赛的计划,而卡塔尔足协无疑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而这一次,卡塔尔队能够跨洲参加欧洲区的预选赛,同样也是亚足联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与欧足联一起促成此事成行。但是,卡塔尔足协之所以与亚足联能够有如此密切的合作、亚足联如此积极帮助卡塔尔,只要看一下在今年疫情情况下,在亚冠联赛无法进行的情况下,卡塔尔能够挺身而出、主办西亚大区以及东亚大区的赛事,我们或许也就清楚亚足联缘何会如此帮助卡塔尔了。所谓的“足球外交”,并非仅仅只是“用钱开路”。

  回想一下国内有关方面所设想的“国家队打中超”计划,不能说这个设想不对,但面对卡塔尔国家队跨洲参加欧洲区世界杯预选赛这个现实,或许我们就只能感慨我们的设想还是不够大胆心细,我们还是缺少创造性思维和突破性思维。

  再说中国究竟是不是应该、能不能申办世界杯赛的问题,看看卡塔尔最近这10年来的发展,或许我们已经可以清晰地找到了答案。中国足球的竞技水平是不高,但卡塔尔可以在10年的时间里改变一切、改写历史,为什么中国足球就不行?这恐怕不仅仅值得中国足球人思考,更应该值得相关方面的人士认真思考并付诸于行动。

全球最大正规网赌
推荐阅读